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写给FDD牌照下电联的一封信别盲目跟随更

时间:2019-01-22 18:34:41|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写给FDD牌照下电联的一封信:别盲目跟随更别盲目自信

(写就本文,期望有三。一是移动通信惠及社会大众,二是基础设施促进产业创新,三是特别希望能从政策或市场上引导三大国有电信运营商的功能定位适度区隔,最终推动产业良性健康发展。能力视野有限,结论不乏纰漏。不过按惯例,我们还是先从骂街开始。)

2月27日下午,FDD终于发牌了。

恭喜联通和电信吧,移动不高兴;说FDD影响不大吧,联通和电信不高兴。不过仔细一想,攻击对方的络质量,然后一起被用户骂街,倒是全球电信运营商的共同特征。那么,还是恭喜下联通和电信的大V们,再获挖苦移动的实质素材。

DUANG DUANG !可惜FDD牌照已非大招,三家运营商的竞争格局,在目前的制度安排下,已经进入一个无解的死循环。

历史:隔山打牛

历次电信改革似乎对联通都是真爱,但每次重拳开始明明砸向的是移动,结果最终吐血的却总是联通。也是醉了。

第一次,联通成为唯一的全业务电信运营商,却从电信放出了好似飞龙在天的移动;第二次,联通获得了性能更好的CDMA,却不仅陷入了两互博的漩涡,而且被打了管制擦边球的小灵通揍得鼻青脸肿,以至于业界纷纷不解为啥CDMA干不过小灵通;第三次,联通的人品好不容易攒到爆,不仅拿到WCDMA牌照,还获得原通11省的固宽带资源,却被重组的巨大成本搞的浪费了好几年的3G发展窗口期,刚明白过来准备脱掉裤子大干一场时,移动的4G提前来了

现状:王者归来

所有人都认为移动一定会大搞4G,但几乎所有人都没想到移动会干的这么好,甚至包括移动自己一开始都把目标定低了,最后挑战目标变成了保守目标。一年搞出70万基站,1亿客户,简直震惊了整个银河系旋臂有人说移动已经杀红眼了,其实是被逼疯了才对。

但在4G的跟进策略上,联通和电信却也有各自的难处。不过明明是三家一年前同时拿到TD-LTE牌照,联通和电信居然能够让所有人都以为自己不仅什么也没拿,还受了很多委屈,演技也是醉了。

先说联通。联通对WCDMA绝对是真爱,以至于TD-LTE的姿色不足以吸引联通分心到4G建设上来,即便纳妾也非FDD LTE不可。但即便是拿到FDD,联通也面临最为复杂的络协同发展问题。络做广很快,但是做厚却要历经几年的时间。当3G还没做厚时,就要拿出有限的资金去投建4G,计划和建设部门这会儿估计已经在厕所哭晕了。除此之外,联通一开始也是打定要成为中国版的ATT,即WCDMA+FDD+固宽带的王牌组合,却不料不仅犯了ATT一开始没有及时跟进LTE反而想靠HSPA 拖延的错误,而且还把自己彻底搞成了Sprint。

再说电信。电信是铁了心的要成为中国版的Verizon,即CDMA2000+FDD+固宽带的准王牌组合,上演一场美式情景喜剧。不过最后喜剧没演成,却演成了不把FDD嫁给我就自残的芒果版家庭伦理剧。电信的络其实比移动还要纯粹,相当于就CDMA2000和FDD两张,所以一不做二不休,床铺、手铐、皮鞭、彩妆神马的早都准备好了,就等着FDD大姑娘一嫁过来就全面开演五十度灰。不过,电信的这股子劲头着实令人称赞,小灵通策略如此,FDD策略也如此。要么不打,要么打光,的确是特么一条真汉纸!

展望:死循环

这次FDD仅发给联通和电信,而暂时没有移动的份儿,这一记砸向移动的重拳的结局会如何?恐怕,虽然开始是移动哭,但最后哭晕或吐血的还是联通和电信。

为什么呢?

联通和电信可以宣传双4G双百兆双宽带FDD-LTE比TD-LTE速度快特么好几倍尼玛俺们才是真4G何况还有Cat6Cat9,但用户只会认为这帮周末还在路边摆摊半夜还要上撕逼的穷酸就是在说胡话,最后还得打价格战、打络战。但是移动偏偏最不怕的就是打价格战和络战,也最愿意和最擅长打价格战和络战。

因为三家国有企业天然的多重目标属性和预算软约束,市场弱势一方不会很在乎利润率低,反正利润率低更可能会获得政策性补偿,不如脱掉裤子大干一场,YY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但与此同时,国有资产增值的任务就会全落在市场强势一方头上。一边是鹰一样犀利的上级主管部门不停加码要利润,一边是猪一样执着的对手不停降价和疯狂建,甚至可能还要让市场强势一方间接拨款补贴市场弱势一方的建费用。

市场强势一方所能采取的策略只能是回以更激烈的价格战和络战来弥补间接补贴的损失和超额的利润目标。其间,如果市场份额非常不平衡,超高的市场份额反而会变成市场强势一方有利的竞争杠杆。最后的结局就是,管制部门的非对称管制政策基本被财政部门的利润目标所抵消掉了。于是,三大电信运营商打的你死我活,但最后上交给老鹰的肉里面,可能是移动擦破了点皮,联通和电信却被卸掉了胳膊大腿。

预测FDD对竞争格局的影响,恐怕也不外乎如此,因为电信市场竞争已经陷入了死循环。但这种死循环放在整个社会整体效益的视角来看,则要衡量因为价格战和络战造成的资产损失是否能被大规模降价而提升的消费者福利和基础设施完善对产业创新的溢出效应所弥补。当然,最好是社会整体效益为正,这样电信从业人员的悲催和苦逼,例如不明觉厉的狂做PPT、人艰不拆的周末狂摆摊、累觉不爱的通宵看机房、火钳刘明的连续十年降工资等等所流的血和泪

写给FDD牌照下电联的一封信别盲目跟随更

,也算是一种另类的社会贡献吧。

提议:海阔天空

如何破局?拆分移动?合并联通电信?出于资本市场限制和当前产业变革等因素,恐怕都行不通。

这里提供一种参考思路,可否对三大电信运营商的功能定位,从政策安排或业绩考核上适度有所区分和差异引导?

例如,在保持一定的重复性竞争领域之外,对于移动更多是激励其面向个人市场的创新服务,对于联通不妨更多是激励其面向移动转售或通信能力批售层面的服务创新,对于电信则更多是基础设施或IaaS层面的服务创新?另一方面,面对自身业务转型规律和移动互联产业竞争合作,三家电信运营商相信也会逐渐主动或被迫的产生策略分化。对于又拿到一手好牌的联通和电信,也都该避免6年前的盲目跟随和1年前的盲目自信。

三家都转个身,换个视角,也许都是海阔天空。

说明:内容纯属个人臆想,与组织立场无关。